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所有文章 学生乐园幸福阅读
地心游记

   2017/6/14 8:32:00     发布者:李敏


第一章 黎登布洛克叔父

   一个星期天,1863  5  24 日,我的叔父黎登布洛克教授匆匆忙忙地 跑回到他的小住宅去,那所房子是在科尼斯街十九号,这是汉堡旧城里一条 最古老的街道。

  我们的女佣人马尔培以为她作饭作晚了,因为饭菜现在才开始在锅里嗞 嗞作响哩。

  好吧,我自己对自己说,我的叔叔要是饿了,他会大喊大叫的, 因为他是性子最急躁的人。

  黎登布洛克先生这么早就回来了!马尔塔冲进饭厅的门,惊惶失措 地喊着说。是呀,马尔塔,可是午饭还不到时间呢,因为还不到两 点钟。圣密谢 教堂刚刚打了一点半钟。”“可是为什么黎登布洛克先生就回来了呢?” “他大概会告诉我们为什么的。” “他来啦!我要走开了。阿克赛先主,你要向他解释一下啊。 马尔塔又回到她的厨房作饭去了。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但是向一位脾气最暴躁的教授作些解释不是象我这样性格马马虎虎的人作得来的。我正在打算小心谨慎地回到我楼上的小房间去,那时外面的大门响了一下就被推开了;沉重的脚步压得楼梯作响,这房 子的主人穿过饭厅,立刻跑到他的工作室去了。可是在他急促穿过饭厅的时候,他把他那根圆头手杖丢到房角,把他头上的大帽子丢到桌子上,又向他的侄子大声命令道: 阿克赛,跟我来! 我还没来得及行动,教授又用急躁的声音向我喊道: 怎么?你还不来! 我赶快飞奔到我这位厉害老师的书房去了。黎登布洛克并不是一个坏人,这我也愿意承认;但是,除非世界上发生

了什么奇迹,不然他这一辈子总是个怪僻的人。 他是约翰学院的教授,讲授矿石学;在讲课的时候,他总要发一两次脾气。他并不理会他的学生是否按时上课,是否用心听他讲授,学习上是否有

成就;这些细节他全不关心。用德国哲学家的话来说,他是凭主观讲课 的,讲课只为他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他是一个自私的学者,一个科学的 泉源,但是想从这个泉源里打水上来却是很费事的。一句话,他是个吝啬鬼。在德国有一些教授是这样的。 不幸我的叔父在发言方面有些欠缺;在熟人中间闲谈还好,在公共场所就不行;作为一个讲演者,这是很可惜的从点。所以在学院讲课时,教授常 常为了同一个不易从嘴里说出来的特别刁难的字进行斗争而中止发言,那个 字抗 拒到底、越来越胀大,终于以不太科学的骂人粗话的形式脱口而出,随 着就是一阵大发雷霆。

  在矿石学里有不少半希腊、半拉丁的各称,都很难念,一些古怪名称就 连诗人的嘴也说不出来。我并不要说这门科学的坏话。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可是当一个人碰到什么菱形六面结晶体、什么松香沥青化石、什么 给兰立特、什么谭加西特、什么铂硫铅、什么“■强酸盐、什么“■养鐟钙矽,就是最灵活的舌头也会说错。 在这城里,人人都知道我叔父这个可以原谅的毛病,他们就欺负他,他们等他说到困难的地方,他越生气,他们就越笑;这就是在德国也不能算是 很有礼貌的事。所以虽然听黎登布洛克教授讲课的人很多,其中总有不少人 是经常来欣赏教授发脾气,开开玩笑的。

  不管怎么样,我总得强调一下,我叔父是个真正的学者。虽然他有时动 作有点粗鲁而把一些标本搞坏,他却有地质学家的天才和矿石学家的锐敏观 察力,用起他的锤子、他的钻子、他的磁石、他的吹管和他的盐酸瓶子来, 他是很在行的。从某一种矿石的裂痕、外表、硬度、可熔性、响声、臭气和 味道,他可以毫不迟疑地判定它在现代科学所发现的六百种物质中是属于哪 一类。

  黎登布洛克的名声在所有国家科学机关学会里都得到尊敬。亨夫莱·达 威先生、德洪伯特先生、佛兰克林和萨宾大佐路过汉堡的时候,都要来拜望 他。还有贝凯雷先生、埃贝曼先生、布鲁斯特先生、仕马先生、米尔纳·埃 德渥先生都喜欢同他研究化学方面的重要问题。他在这门科学上有过很多发 明;1853 年在菜比锡城发表了黎登布洛克教授著作的超越结晶体学通论,这 是一部附铜版插图的巨著,但因为成本太高,还要赔钱。此外我的叔父还作过俄国大使斯特鲁维先生的矿石博物馆的主任,那里的宝贵收藏是全欧洲著名的。 向我急躁地喊叫的也就是这位大人物。你们可以想象一个高个子,瘦瘦的,非常健康,外表很年轻,所以这五十岁的人看来只有四十岁。他的大眼睛不停地在他的大眼镜后面转动;他的鼻子长而且尖,象一把尖刀;顽皮的 学生们常说那是一块磁石,可以吸起铁屑。那都是瞎说造谣;不过,它确是 可以吸鼻烟,而且数量很大,这一点不假。我还要补充说明,我叔父迈一步足有三英尺,而且他走路时紧握双拳,说明他的脾气很激烈!你就可以明白为什么别人怕接近他了。 他就住在科尼斯街的这所小房子里,房子半砖半木,有锯齿形的山墙,旁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运河穿过汉堡旧城中心,那地区幸免于 1842 年的火灾。不错,这所老房子有些歪抖,而且向外凸出;它的屋顶倒向一边,有些 象土根朋的学生的便帽!它的垂直线条也不太高明;可是总的说来,它还很 牢固,这是由于它前面长着一株根深叶茂的老榆树;在春天那株树就把它的 花蕾紧贴在玻璃窗上。我的叔父在德国教授里要算过得不错的。这所房子和房子里的人全属于他。家属里有他的教女格劳班,一个十七岁的维尔兰地方的少女,还有女佣 人马尔塔和我。由于我是个孤儿,又是他的侄子,我成了他科学实验中的助手。

  我要承认我对于地质学非常爱好;我的血管里有矿石学家的血液,而且 我玩起我的宝贵的石头来永远不会厌倦。

  总的说来,住在科尼斯街这所小房子里是可以过得很快话的,虽然这位 主人的脾气很急躁;因为他虽然态度上有些粗暴,他还是很爱我的,可是这 个人不能等待一下,永远急得要命。

  四月间,他在瓦盆里种了一些木犀草和牵牛花以后,每天早晨他都要去 拉拉叶子,让花长得快一些。对这样一个古怪的人,只有服从命令。于是我就赶快跑到他书房里去了。






本文章相关图片集:



文章二维码分享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太宁路33号   电话:0755-22360893

你是第  位访客  共  篇文章  关键字搜索>>>>  后台登陆